唔哩

我爱的cp世界第一甜!!!

【云亮】世界荒芜

月茶 何幸于我:

 @尚青韵 521生日快乐!


祝大家521快乐!我终于写完了!


香水百合又名卡萨布兰卡,形象来自赵云的白执事。


有BUG,请无视之qwq








  诸葛亮摔了键盘雄赳赳气昂昂的从楼里走出来,照到第一缕阳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总算活过来了,真TM爽。


  他潇洒的把手机里的卡抽出来扔进垃圾箱,从今天开始爷自由了!


  在家里睡了个昏天昏地诸葛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凌晨,他从床上飘下来打开冰箱,空空如也,他翻了半天在一旁的箱子里找到了自己之前喝的营养饮料,诸葛亮皱着眉看着箱子里的这些东西,光着脚找来垃圾袋将这些全部打包,撒由那拉那该死的过去。


  摆脱了白衬衫透气运动鞋,诸葛亮从衣橱里翻了半天翻出身休闲的衣服,在清晨五点的时候踏出家门,除了初中时陪家人来过来他再也没有过踏入过这一类的场合,赶早市的人很多,诸葛亮兜兜转转买了一大堆,结果最后根本提不动,他叫了出租车带着一堆食材回家,之后又跑去附近的超市提回一大堆东西,把冰箱慢慢塞满有一种成就感,他看着满满的食材满意的点头,给自己煎了鸡蛋热了牛奶。


  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一顿正式早餐,他看着刚拿出来的吐司片和盘中的鸡蛋觉得有些寒酸,于是他又花了几倍的时间做了芝士三明治。结果这顿“早餐”吃完几乎已经到中午了。


  把所有的外卖广告扔掉,工作的卡已经扔了,日常生活的卡里的外卖电话也全部删除,他今天几乎都耗在厨房里,过去的已经过去,他要爱自己。


  前段时间钟点工来过家里不需要打扫,傍晚的时候诸葛亮躺在沙发上戴着耳机听歌,他手指滑过一个又一个界面,看着一堆哭穷吃土的人半开玩笑式的话语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坐吃山空。


  诚然他卡里的钱足够他舒服的生活好一段时间,这个房子是和别人合买的没有房贷当初直接付的全款,虽然当初自己参与的项目至今仍会按合约固定的给他分红,但是挥别过去并不代表自己每天只会混吃等死。


  诸葛亮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根据下午自己在网上看到的一个约稿的文案随意写了几句也不配图发到了老福特上,至于为什么不是微博……人太多,烦、


  可想而知一个新用户不带图发一个约稿根本没有人问,一天多之后诸葛亮用床上起来打着哈欠发现没有回应后,他翻出铅笔在素描本上随意画了几笔勾了几个大头出来,标上各种分类的价码再次扔到了网上。


  解决完早饭,无所事事的诸葛亮打开了自己之前没有画完的画,他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终于把板子拿出来连上了电脑。


  诸葛亮大学是学编程的,但他并不愿意做一只兢兢业业累死累活的程序猿,于是他学了点东西,后来做了原画师和建模师……更加的累死累活。大学毕业后他进了国内顶尖的游戏公司,做一些外包,还去国外学习了两年,可以说他在这一行里算是顶尖的了,很多大热的游戏里的场景人物都有他参与,他在游戏制作上简直是全才,会建模会设计,编程也会……工作简直忙上天,十天半个月不回一次家是常有的事、


  卧龙擅长各种风格,画风多变,哪怕死忠粉也不一定能辨认出他参与的制作里那些是他画的,但是他真的在业界收获了一大波粉,但是这位业界传奇在前几天赶完工程后摔了键盘辞职回家。


  “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但要是有一天能有鸡狗的作息我都要谢天谢地了。”这是他的原话。


  




  沉迷画画不可自拔,他差点把午饭给忘了,扔下压感笔去厨房里给自己做了蛋包饭,他把提高厨艺这一项加入了自己的计划表里,然后把吃干净的盘子往水池里一扔继续沉迷在电脑前。


  诸葛亮是在晚上关电脑前发现那条私信的,自己之前发的约稿有人想约只头像,只是希望价钱能够便宜些,诸葛亮皱起眉,他定的价格比一般市面上的价格要高出不少,但是这边砍价砍得有些厉害了。


  算了,他飞快的回复,第一单生意全当赠送了,问了要求,他重新打开PS十分钟搞定,将图片发过去刚想问有什么要修改的地方那边已经嚎了起来,红包紧接着发了过来,诸葛亮笑了笑关了电脑去睡觉,嗯,十一点十分,不算太晚,以后要争取十点半之前睡。


  第二天收到了好几条约稿的私信,看来昨天那个小妹妹给他宣传了一番,只是无一例外都希望他能便宜些,诸葛亮皱着眉一一回复不能再便宜了,诚然他的价格要比市面上的价格高很多,但是完全不能跟他以往的价格比,不过这一次他也发现了老福特的乐趣,在自己以前设计的人物标签里很多人画了同人,有的很一般但也不乏很多格外出色的,他似乎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同人聚集地。


  自己设计出来的角色虽然自己也挺感兴趣想画画,但是诸葛亮想了想给自己以前看的动画里自己比较喜欢的角色画了几张图,感觉自己今天画的不少了后他跑去开始做建模,自己之前制作过几个小游戏反响都不错,虽然已经离职但是他打算把自己之前正在设计的那个游戏做完。


  再次打开老福特的时候他收获了一堆小红心小蓝手以及粉丝,只不过这个太太是怎么回事?他微微皱起眉,我是男的啊。


  




  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诸葛亮感觉这是自从毕业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这么放松过了,没有累死累活的赶工,没有死线天天在你头上悬着,他在沙发上补番躺着看趴着看,前两天从淘宝上买了个藤椅估计这几天就能到了,看完番自己开心就画几张图,脑洞来了也会画一两个同人小短漫,一段时间粉丝蹭蹭的往上涨,约稿的也多了起来,很多文手找他画同人本的插图,诸葛亮只有一个条件,先付钱,对于那些不满的人他永远只有一句话,只要你给钱我立刻能交稿,他的效率的确震撼了不少人多数一个小时他能交稿,剩下的时间在仔仔细细的细化然后交上去,当然他不接车……


  电脑里拖了将近半年的画终于要画完了,教堂里身穿白西装的男人还是耀眼的让人难以直视,细化细化再细化,还差一点点就要完成的时候诸葛亮放下了笔,他盯着屏幕看了很久,最终他打开了三年前就存在于电脑里的那个工程文件。


  




  一向高产的亮闪闪太太突然消失,粉丝们日日到最后一幅画下面求更新,然后突然之间冒出来的亮闪闪太太就这么没提前说一声的消失了五天,五天之后亮闪闪太太终于归来扔了张速写,一只喵低着头好奇的看着停在面前的麻雀,比照片效果都好。


  然后五天没粮的粉丝迎来了首页被支配的恐惧,原因无他,他们的亮闪闪太太沉迷了一款游戏,每天晚上开始画,里面的各种人物,单人的双人的小条漫,白天沉迷游戏,晚上一直画到睡觉时间,大多是随意画完就发上来细化的并不多,但是亮闪闪毕竟是神。关注了他的人自从点下关注的那一刻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膝盖的存在。


  而现在已经有人跪求出画集了。


  




  诸葛亮半夜醒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客厅有灯光,他有些疑惑的打开了卧室的门,他明明记得自己早就把灯关上了。


  听到声音的人从一堆行李中抬起头,就这么直直撞入了他眼底。


  大衣搭在沙发上,他穿着高领的毛衣没有白西装但确确实实的是画中人。


  “你回来了啊。”


  “嗯。”赵云冲他点点头后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诸葛亮打个哈欠回了房间,只是他再也睡不着了。


  诸葛亮早上起来的时候赵云还在倒时差,他像往常一样出了门,早市他是不去了但每天早上他都回去超市买些新鲜的食材,回来的路上他看到小区里晨跑锻炼的那些人思考着养不养养只宠物,家里一个人毕竟太孤独了。


  早餐他做了一人份的,然后整个早晨他都在厨房里忙碌。


  赵云推开房间的门时诸葛亮正在往桌子上端盘子。


  “洗刷完就过来吃饭吧。”


  人已经醒了有些菜可以上了,他把并不算小的桌子摆的满满的,他的厨艺并不算好,以前是凑合能吃现在也只达到了一般的程度。但是赵云的手艺却是极好的,以往照顾他的时候夜晚总是有热腾腾的夜宵,只是他们如今都不让赵云下厨了,那双手不该用在锅碗瓢盆之间。


  赵云安静的端着碗吃饭并没有对饭菜发表任何看法,诸葛亮也贯彻着“食不言”的优良传统,以往饭桌上只有一人并没有什么,如今相对无言的两人却着实有些尴尬。


  饭菜到底还是准备多了,诸葛亮收拾着桌子把一些剩菜收到冰箱里,只是晚上他还会做一些新的剩菜什么的毕竟不该出现在那个人面前,赵云端着碗筷往厨房走去。


  “我来我来!”刚把脏了的碗碟放到水池里诸葛亮就冲进了厨房,毫不客气的把赵云的活抢了过去。


  “你去休息吧。”


  “午饭是你做的,我该洗碗。”


  “算了吧,”他笑道:“你那双手怎么能做这些事,去休息吧,好不容易回来了趁机多休息会。”


  “没事,已经睡过了。”


  “这里交给我就好,你的手怎么能做这些事。”


  赵云罕见的沉默了片刻:“哪有什么能不能的。”


  “反正你不能碰这些!”


  诸葛亮倒了洗碟精开始洗碗,赵云沉默的站在一边。


  你的手怎么能做这些事……


  赵云有一双很好看的手,只是如今很少有人知道诸葛亮也有一双很好看的手,比赵云精心保养的那双手还要好看,只是如今那双手跟好看根本搭不上边,指节变粗,骨头畸形,他日日夜夜的敲打键盘,对着电脑拿着压感笔不眠不休,工作时没有什么,但一旦松开握着的东西,有时手会微微发抖,他的手已经跟好看不沾边了。


  诸葛亮把洗好的盘子放到柜子里,他最近刚开始做家务,一旁的目光让他很不自在最上面的碟子摔倒了地上,他赶紧低头取件,瓷片在手上划出了一道。


  “你没事吧?”赵云皱着眉看着他手上泛出血的红痕。


  “没事没事,”他抬起头笑笑:“幸好是我做,不然伤到你的手就不好了。”


  赵云深深的皱起了眉,诸葛亮呲着牙拣地上的瓷片。


  “有必要顾及我的手怎么样么?”


  “诸葛亮,我们已经分手了。”


  刚刚捡起的瓷片再次掉到地上,诸葛亮抿着唇把四分五裂的碎片全部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


  “我当然知道,我们早就分手了,毕竟是我提的不是吗?”


  




  下午诸葛亮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完成了几个单子后他开始对着屏幕发呆,最终他把一个文件夹右键不加Shift加D。


  那些都过去了不是吗?


  毫无愧疚的亮闪闪太太抱着手机看最新一集的番剧,直到半夜他爬起来把白天删除的文件从垃圾箱里恢复,再次备份并几次检查后才把电脑里的文件右键+shift+D,最后一个文件,他的鼠标在图标上徘徊良久终于再次打开了文件,将最后几笔补完,这幅拖了太久的画终于完成了。


  他在老福特上更新了条动态手受伤了最近不更新了,然后他关闭了页面。


  并不是只有你的手最金贵。


  之前工作的时候诸葛亮练过用左手画画,现在已经比右手差不了多少了,但现在他不想画,毕竟也要歇一歇,他现在可是伤员。


  第二天诸葛亮带着早餐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赵云正窝在沙发上玩手机,他在屏幕上不断敲打一看就是在和别人聊天,诸葛亮熟悉他脸上的笑容,曾经这种笑容只出现在他们俩相处的时候,如今那些早已过去。


  “你这次呆多久?”他盘腿坐在沙发上,豆浆杯放在茶几上,馅饼隔着纸袋递给沉迷聊天的某人。


  “嗯?哦,这次请了长假,我能呆比较长一段时间,家里说让我结了婚再回去。”


  “哦。”


  诸葛亮点点头继续吃自己的馅饼:“对了,结婚的时候给我寄份请帖,我现在很闲的绝对不会缺席。”


  “肯定的。”


  再无他话,他没有问他女方是谁,他亦不过问他为何辞职。


  之后的几天不咸不淡的度过,诸葛亮照常补番用另一只手画画,偶尔建建模做以前的工程,赵云白天和朋友出去聚聚,回来就捣鼓他的小提琴。


  赵云是乐团首席,他是小提琴手,虽然诸葛亮觉得他钢琴也一样的好,他在国外的一个乐团工作,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无论是演奏还是作曲都有着较高的成就,以前他三天两头往回跑,现在他终于安安稳稳的呆在了国外再也不用数个时区来回折腾。


  估计是白天小提琴听多了,大半夜诸葛亮脑袋里还循环着流浪者之歌的旋律,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到凌晨三点,最后泄气的爬起来开电脑,最近的更新不多,已经不再是“粮隆平”了,他翻了翻自己的文件夹又翻了自己的一堆U盘,最后突然决定把自己之前的作品放上去。


  以前工作的时候自己画过太多东西,有的用上了有的没有,还有自己随手画的各种东西,去掉一些不能放的,他挑挑拣拣找了一两百张,开始的几个他还发了点文字后来烦了直接分下类直接发,老福特最多十张图,他弄了半天好不容易弄完早就哈欠连天。


  第二天理所当然的他起晚了,当诸葛亮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餐桌上有买来的豆浆和煎饼果子,赵云的确不再下厨了。


  




  诸葛亮也没想到自己半夜闲得无聊发以前的图也能惹出事端来,自己不过是出门在星巴克浪了一天回来开电脑就看到了一堆艾特,他对着屏幕上那个文章感到牙疼。


  亲爱的我真没听说过自己抄袭自己自己侵权自己的。


  好好看看你们所谓的亮闪闪“太太”!侵权大手、抄袭还真有脸恬不知耻的以自己的名义发出去圈粉。


  嗯,一个十分搞事的标题,诸葛亮再次翻了翻私信,除了骂他的,并没有挂他前事先跟他沟通的私信。


  文的内容很简单大多是在控诉痛骂他偶尔提一下证据。诸葛亮昨天发图前已经把所有不能发的去掉了,但是不违背合约的图挺多的,自己之前参与的游戏CG背景之类有些不能有些是能放出来的,这位博主直接打上侵权,然后挂人的这位又放了他的几张图指明他抄袭画风,诸葛亮翻了翻评论无奈的发现除了骂亮闪闪的就是给卧龙献上膝盖的,登上许久不用的微博,得,又涨了一批粉。


  诸葛亮揉揉额角,给挂她的这位发私信……这位把私信关了,他无奈只能在文章下面评论,希望能够聊一聊。然后他收获了一堆骂,那位挂他的人坚持认为他恐吓他,虽然自己的粉丝也在维护他,但两边已经撕的不成样子。


  微博上也不断有人艾特他,最后诸葛亮烦了改了老福特主页的自我介绍,又发了条微博。


  “爷就是亮闪闪,别吵了行吗。”


  粉丝沸腾了,诸葛亮把两边的评论全关了蒙着被子睡觉。


  




  第二天他老福特的账号涨了有一大堆粉丝,他带着一身的起床气本来想在主页里说一句挂人前就不能提下沟通系么,最后还是忍下了,如果他真的发了那位才真的要被撕惨了,那位博主改了之前的态度发私信道歉,诸葛亮憋着火说了句以后有事麻烦先发发私信沟通一下。


  然后一堆麻烦事就来了,他没离开公司前就有一堆人想要挖他,他突然辞职除了关系较好的几个朋友业内的人根本联系不上他,微博几乎也没更新过,这一次各种传言全冒了出啦。


  有人抓着他约稿的事情说事,虽然他的价格比市场上标准要贵一些,但是跟他之前的价位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有人又扒出了他给哪些同人本配了图,甚至因为他之前手划伤说自己已经废了,简直憋火。


  一向脾气不算太好的卧龙干脆利落的更了几条微博。先是表示直接那些同人本他只是接稿并没有关注过里面的内容,然后表明最近不再接稿,然后发了个小视频上去,他的右手上有浅浅的一道白痕,过几天应该就能消下去了,这只手握着铅笔在纸上很快的勾勒出了图案,最后他转了那条说他江郎才尽的微博。


  “谢谢关心,顺带一提这几天刚刚上架的那款小游戏《XXX》是我做的。”


  卧龙爸爸永远是你的爸爸,嗯,没毛病,粉丝只要准备献上膝盖就够了。


  事情并没有完全解决,但是诸葛亮已经懒得管了,他趴在床上继续补大长篇,他们爱吵就吵,自己停更就是。


  诸葛亮离开房间给自己拿咖啡的时候发现赵云正坐在沙发上。


  “哟,这几天都没见到你了。”


  “和以前的朋友聚了聚。”


  他点点头从冰箱里把自己之前冲好的咖啡拿了一杯晃到赵云对面坐下。


  “准备的怎么样了?”


  “人还没来,家里也不好大张旗鼓的弄,过几天她飞过来,我去机场接她,再见一次我父母然后领证。”


  “还没求婚?”


  “回来之前已经抱得佳人归。”


  诸葛亮又往赵云手上和脖子上瞧了瞧:“你的戒指呢?”


  “那是求婚的,来之前有场演出就放在那边了,毕竟等她来了我要给她买新的婚戒,款式要根据她喜欢的来。”


  “那种一生只能有一个的?”


  “必须的。”


  诸葛亮点点头端着杯子回了房间,在电脑前呆坐了一会后,他打开锁着的抽屉把里面的一个U盘扔进了垃圾桶,都结束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最初是诸葛亮单方面的提出了结束。


  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八年,正如当初谁都不知道赵云是如何把诸葛亮追到手一样谁也不知道诸葛亮为什么要分手,他们俩是发小,虽说不是从小一起长大但也颇为熟悉,小时候两人关系最好的时候也不过是一起学钢琴的那一段日子,赵云最先放弃转向了小提琴,诸葛亮自己又学了一阵子也不学了,小学初中虽然在同一所学校但并不在一个班,也就是见面会打招呼的关系,高中前赵云家搬了一次家两人上了不同的高中,按理说交集更少了,但某一天两人在市里的图书馆遇到了彼此,下一个周末诸葛亮去公园背单词又遇到了练琴的赵云,两人的孽缘才算正式展开。


  只要是他们身边的人都知道赵云喜欢诸葛亮,他用颇为笨拙的办法追求着自己喜欢的人,诸葛亮万年的波澜不惊的脸让周围的人看不出分毫,直到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试,诸葛亮对赵云说,如果这一次全市排名你比我高我就答应你。诸葛亮是他们市省重点学校重点班的第一,赵云的学校比诸葛亮的差点,虽然他成绩颇佳但毕竟是艺术生,但是三模的时候赵云第一诸葛亮第二。


  成绩出来的那天在下雨,赵云对着分数傻了眼醒悟过来的时候连伞都没打骑着车就冲进了雨里。


  赵云毕竟是要出国的,他背着琴恋恋不舍的登上了飞机,诸葛亮办好了签证拿着各种奖学金和自己挣的钱经常去国外看他。


  因为就业和专业不符诸葛亮没有读研,他毕业后利用公司的资源去国外学习,赵云在欧洲他在美国,但到底进了点,情形改变成了赵云经常来找他。


  诸葛亮很忙很忙,赵云也忙,但他到底比不知昏昼的诸葛亮要好些,成为首席之前他曾回国呆过大半年,那段时间他天天带着午餐去诸葛亮的公司找他,一到下班的时候就去把他拎回家,晚上还有夜宵,如果诸葛亮执意熬夜再把人扔床上,再不听就好好“教训”,第二天诸葛亮风风火火带着一脖子的草莓赶着赵云送他去上班,工期压得他完全没注意同事震惊的目光。


  两方的父母其实并不难解决,两家本就交好,毕业那年两家家长看着孩子紧握的手就选择了不再干涉,他俩给自己买了房子,房产证上想办法写了两个人的名字还因为谁的名字在前笑着闹了一同,最后还是闹到了床上去,最后因为排序原因赵云到底是占了便宜。


  虽然后来赵云回了欧洲但仍是三天两头往回跑,,那么多年下来谁都没有抱怨过,他们的爱不是只有儿女情长,从开始就没怎么腻腻歪歪过,两人都无比的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前提是自己的生命中一定有对方,也必须有对方。


  “分手”这个词出现的猝不及防,赵云前两天刚刚登上飞往欧洲的飞机再次看过爱人后回去工作,离开的那天晚上他们吃了日料,在夜半的街上手牵手走在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在路灯下分享一个吻。


  赵云刚从舞台上下来就接到了诸葛亮的电话。


  “我们分手吧,我累了。”


  他直接挂了电话,赵云拿着手机花了一个晚上才搞明白这不是一个玩笑更不是大冒险之类的,他带着眼底的青色和未换下的礼服跑去了机场,他最终在诸葛亮公司楼下堵到了那云淡风轻的某人。


  面对红着眼睛的恋人的质问,他仍然是那一句话。


  “我累了。”


  赵云把他按到在床上的时候他眼中仍是波澜不惊,最终他说:“求而不得就要这样吗?得不到心也要得到身体这跟强奸犯有什么区别?”


  赵云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卧室,他脑子一片混乱,然后在他缩在沙发上的时候诸葛亮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出来搬进了以前空着的侧卧,那一刻赵云终于明白他们真的结束了。


  他回去了自己的乐团,不再隔几天就跑回来,诸葛亮不再给他发任何消息,他躲在国外的陌生的人群里悄悄藏起自己的伤口。


  




  诸葛亮很多时候的确对很多事情感到烦躁,自己之前发的几条微博所说是打了些黑子和造谣人的脸,但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仍没有解决。


  在他没辞职前就有不少公司想要挖他,现在他离了职那群人更是疯狂,但之前无奈于没有他日常生活的电话,而且关于他辞职的原因众说纷纭已经传出了数个版本。


  最终诸葛亮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再次发了条微博。


  “目前没有回去工作的想法,我打算好好休息一阵,你们不用来找我,当我想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谢谢你们的关心,我真的没有事,关于我辞职的原因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只是我太累了想休息一阵,这一行有多么忙我想只要是设计点业内的都明白,我忙到老婆都扔下我跑了,现在我终于有了空闲的时间,让我好好休息吧。”


  他关了机睡觉,完全不知道与他一墙之隔的男人坐在床上盯着自己唯一的特别关注新一条微博上的“老婆:两个字深深皱起了眉。


  




  第二天诸葛亮起床的时候赵云在健身,门没关严他一眼就瞥见了里面的人正在跑步机上锻炼,诸葛亮打着哈欠去洗漱。


  虽然自己厨艺一般但诸葛亮还是认认真真的煎了两个人的鸡蛋,午餐肉切两片也煎了煎,趁最后的余温把面包片扔锅里让它口感便得更好,这一点早餐的确填不饱两个大男人的肚子,但冰箱里还有些吃得,随意拿些就行。


  赵云裸着上身出来从客厅拐去洗澡,诸葛亮描了两眼有点手痒,赵云有六块腹肌,手感超好,以前的时候诸葛亮有时候就爱摸他的腹肌……咳。


  吃过早饭诸葛亮出门去领养中心,他出门的时候赵云还在家里。


  楼道里早就没有了声音,赵云沉默着站起身推开了诸葛亮的卧室。


  对赵云而言诸葛亮其实很好懂,他有很多改不了的习惯,他不洁癖没有太大的强迫症,但至少只要不是死线挥舞镰刀他并不喜欢屋里杂乱,几个纸团被仍在地上,一点垃圾堆在桌子角,但垃圾桶里只有一张卫生纸,该呆在这里的东西并不在,赵云弯下腰把垃圾桶里的那张纸巾拿开就看到了躺下下面的U盘,他挑挑眉,这倒是个意外发现,


  赵云把U盘里的东西给自己复制了一份就赶紧把它送回了诸葛亮房间的垃圾桶里,卫生纸归位,他才跑回房间看这个U盘里到底有什么。


  U盘里存着画,不知几百还是上千张的画,这本来对原画师是极为正常的事,但赵云起身再次检查了门栓才深吸一口气坐回了桌前。


  画上是人,成百上千张图里画着一个人,赵云。


  舞台上的他,偏头看着他的他,做饭时认真的他,全都是他一个人,不同时期不同服装,但确确实实是他赵云。


  往下拉的时候赵云发现有一张图并不是他的人像,图上画了一只手,赵云大概认出这是他自己的手,但是手上戴了枚戒指,这幅画的另一边画着一对男士戒指,是诸葛亮自己设计的。


  




  诸葛亮回家的时候有些遗憾,他在领养中心遇到了一只阿拉斯加,那只阿拉斯加一见到他就可怜巴巴的站了起来冲他直摇尾巴,但是诸葛亮还是没有把他领走,虽说是觉得家中寂寞或许需要只宠物,自己也去看了,但其实诸葛亮并不想养只宠物,或者说他没有做好养宠物的准备。


  他回到家的时候赵云正在收拾东西,行李箱依旧在房里好好地放着,他不过是简单的收拾下换洗的衣物。


  “她要来了?”


  “嗯,明天去接她,到时候就不能在这里住了。”


  “你俩应该是住国外吧?”


  “嗯。”


  “那正好,你走了我能养只狗,今天已经在领养中心看好了正在准备手续,你走后过几天我就能把它接回家了。”


  诸葛亮没想到的是自己第二天在外边忙活一天回来后却发现灯亮着,赵云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诸葛亮条件反射的回头看玄关有没有多处双女鞋。


  “想太多,”赵云摇摇头:“我和她还没结婚呢。”


  诸葛亮点点头绕过他准备回屋。


  “等会你吃饭了吗,我买的晚饭还剩了点。”


  “外面吃过了。”尾音消失在房门之中,诸葛亮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今天他跑了大半个城市,估计明天还得继续。


  赵云把桌上一动未动的饭菜收进了冰箱,明天他还有很多事情。


  第二天赵云起床准备做早饭时发现三明治摆在桌子上,诸葛亮已经不见了踪影,赵云把食物全部吞进肚子,他要先陪未婚妻玩几天然后见父母领证结婚。


  




  赵云和他的未婚妻去了附近的省做短途旅行,诸葛亮在给那只阿拉斯加办健康证,现在那只狗已经归到了他的名下,只是目前暂时还要呆在领养中心,诸葛亮在办手续的时候想了想给自己的这个小家伙起名木头。


  补各种疫苗,办证,买的木笼也快到了,一切都要准备好了,诸葛亮把木头从领养中心带出来去附近散散步晚上再送回去,木头很听话也被训过不需要他操太多的心。


  赵云回来那天诸葛亮刚去看过父母,赵云他们打算趁着过几天2.14情人节领证,不过婚礼已经在筹备中了。


  “奉劝你到时候早起,而且做好心理准备估计会排一天。”


  “我知道,”他咳了一声:“你吃饭了吗?”


  “在我家吃过了。”


  “哦,那个……”


  “我先回去睡了,明天我有事得早起,祝你幸福。”


  




  各种检查很是繁琐,木头在笼子里走来走去偶尔叫一声,等了三四个小时一切终于准备妥当,诸葛亮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笼子搬了上去。


  他走的时候没有回头,他的身后空无一人。


  赵云是在第二天才意识到不对劲的,前一天他下午回来的时候诸葛亮不再家他以为他有事情也没太在意,第二天他早早起来做了双人份的早餐但一直等到十点诸葛亮房间也没动静,他推开门发现放上和桌子上罩着白布,橱子里空了一大半,压在角落里的行李箱也不见了,诸葛亮消失了。


  




  机场有公司的人来接,诸葛亮推了推眼镜和工作人员一起把木头抬上了车,这里毕竟人生读不熟他现在不敢把木头放出来,忙活那么久就是为了能把木头也带过来,现在事情终于解决他舒口气,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公司给他配了房子了汽车,木头从笼子里跳出来在房子里转了几圈确认了自己的领地,他晃着尾巴在房子里蹦蹦哒哒完全没有任何不适应,诸葛亮可没它那么好的精力,他撑着洗了个澡把被子铺好就开始倒时差,之前在国内的时候通过邮件已经把合同敲定自己起来后还得去签一份正式的合同。


  诸葛亮的确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是他这一行本就是日日冲刺过劳死,来之前他已经跟主管沟通过,他要正常上下班除非事出紧急绝对不加班,不过下班后他会在家里做一些工作,但做多做少全凭自己心情。


  诸葛亮的确不想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之中,他清楚自己为何会跟赵云分手,他累了,不是对那一段感情,而是他真的累了,第无数次在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的时候才停下来休息,他盖着薄毯在沙发上睡了一觉,醒来后仍觉得累,办公室里全是低着头被屏幕映的惨白的人脸,他们赶工期赶死线,日日无休无止,他真的累了,从内心深处扩散到四肢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感到生活乃至人生都没有任何意义,那时的他在沙发上枯坐半天后摸出手机拨出了通讯录上那个熟悉得让他心痛的名字。


  “我累了。”


  




  木头多数情况下是很乖的,偶尔的调皮也不会让他太头疼,诸葛亮适应了环境后带着自己之前做的一个工程去跟公司谈合同,很多事情其实都不用他费心太多。


  圣诞节的时候公司罕见的放了次假,他翻了翻自己的老福特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于是他开始打开PS对着画布想了很久,最后拿着铅笔和速写本下楼。


  失踪已久的亮闪闪太太终于回归,他更新的主角永远是一只狗,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阿拉斯加“木头”。


  当今时代网红很多,网红宠物也不比人少,但是他们多是通过宠物主人的照片视频来吸引大批粉丝,而新一代网红木头不走寻常路,初代以来主人没有放过一张照片全是速写……也只有卧龙爸爸这样有强大功底和图力的大手做得到吧。


  房子里只有两个人但他仍然郑重其事的布置了圣诞树,并给木头戴上了圣诞节小帽子,晚上的时候他给木头戴上牵引带它出门。


  圣诞节总是格外热闹,他在国外的那两年赵云赶着时差跑来陪他过节,那时美国的婚姻刚刚合法化,他们在街头拥吻,路过的人大笑着给他们扔了条彩虹色的领巾,那时他们谁都没有提及结婚,先立业再成家是他们不宣于口的默契,只是后来他们越来越忙,分隔两地而且国内没有那个条件。


  诸葛亮想着做完这个工程我就去定做戒指,但是一份份工作接踵而来,那几年他甚至都没有时间离开公司去别处看看,赵云回来的时候他仍是工作工作工作,只是回家后有稍许的不同而已。


  只不过没想到再次在圣诞节走上美国街头从两个人变成了一人一狗,教堂前唱诗班在唱歌,诸葛亮站在外围看了片刻再次拉起木头往一边走。


  这个世上到底还是单身的人比较多,他经过一群笑笑闹闹的学生,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他打开微信的页面犹豫了良久终于打出一行字发了出去。


  “演出很棒。”


  他把手机揣回兜里带着木头回家。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对面已经有了回复,但却不是他以为的谢谢。


  “你在哪?”


  诸葛亮眨眨眼把手机扔在一边换衣服去上班,直到他算着美国和中国的时差才给他回了一句。


  “家里。”


  那边并没有回复,下午诸葛亮开车回家的路上他再次接到了赵云的消息。


  他给他发了一张图片,上面是他的卧室,里面的摆设和他走的时候完全一样,毫无人气。


  “你在哪?”


  “我自己家里。”


  两个小时后他再次收到了赵云的回复。


  “叔叔阿姨让你照顾好自己,你在哪?”


  诸葛亮按灭了屏幕惯例给木头画了两张速写发到网上,然后打开电脑继续工作,这次公司的项目比较轻松,他有更多的时间能够做自己的事。


  




  和赵云就这么恢复了联系,诸葛亮算着时差有时候给他发几条消息,赵云那边有时会迟上一些回复。


  元旦的时候没有休假,诸葛亮把木头带到办公室,裹着毯子自己加班,凌晨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亮,诸葛亮拿过来看到赵云又发了讯息过来。


  “过年不回来吗?”


  他把手机放下揉了揉眼睛,电脑屏幕上颓靡的色调让他有些乏累,已经快四年了,在重新拿起压感笔前他再次拿起了手机。


  “我想问你要一些授权,你演奏过的曲子和你自己创作的一些,之后会把钱打给你。”


  这才是真正的原因,他和赵云恢复联系的真正目的。


  “你要哪些?”那边回复的很快:“如果需要新曲子的话给我说一下主题和要求我给你作。”


  赵云并没有要钱,但诸葛亮在一个月后还是跑回了国给他转了一大笔钱。


  他刚刚下飞机就赶去公司把这次的项目收尾,当他终于结束工作,同事们簇拥着他一起去酒吧庆祝时他才看到了几个小时前赵云给他发的消息。


  “你在哪?”


  他看了看周围回了一句。


  “怎么了?”中国的时间这可是晚上。


  赵云给他发了张照片,那是王府井的大街。


  诸葛亮手指颤了颤关掉了微信的界面,他是跑到B市转的钱。


  




  诸葛亮开始旅游,签合同时他就跟他们表明自己需要休息的时间,之前的时候他连休息的时间就几乎没有,现在他开始旅游,每隔一段时间他便会出去逛逛,如果不太远的话他会带上木头,但多数情况他都把木头寄放到邻居家里。


  他先去了加拿大再去了新西兰,他参与的那个游戏正在宣传,诸葛亮对此并不在意,人员名单上的署名仍然是卧龙,他从不担心。


  在一些群体中卧龙的名字甚至是一个大卖点,说出去又如何,毕竟他从不会去关注,他懂得他琴弦上跳动的每一个音符的情思,他却不知道卧龙代表了怎么样的神话,他手中创造出了怎么样的传奇。


  诸葛亮再忙也会挤出少得可怜的时间在网上看一场赵云他们的表演,赵云却对诸葛亮从事的行业完全茫然。


  本不该如此。


  




  第二年的春节诸葛亮在阿尔卑斯山,这大概是他离赵云最近的一次,他去华人商店买了水饺和醋借了旅馆的厨房给自己下饺子吃。


  赵云的动态里更新了几张照片,他和他的父母和诸葛亮的父母在吃团圆饭,诸葛亮咕咚咕咚喝完了冰可乐给他发消息。


  “孩子快能打酱油了吧。”


  对面没有回复,直到第二天诸葛亮起来准备登山才看到了他的回复。


  “新年快乐。”


  




  诸葛亮去了gay吧,倒不是他自己想去,有个同事拉他去玩,或者说去取材,诸葛亮硬是拖着一堆同事和他一起进去,他拉着同事四处看了看就火速的逃了出去,完全不关注是否有人想搭讪他。


  他躲在附近的星巴克一边速写一边等同事,在喝完一杯冰咖啡后他给赵云发消息。


  “恶心。”


  “我感觉不太好。”


  那边几乎秒回:“你怎么了?”


  “刚刚跟人419了,有点不太舒服。”


  那边停了片刻紧接着又发来了消息:


  “你在哪”


  “外面。”


  “你在哪!!”


  诸葛亮把手机关机,他觉得这几天似乎熬夜熬多了,咖啡也不管用了,他想睡,可是趴在桌子上却根本睡不着。


  当天晚上亮闪闪太太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更新自家的木头,他画了一张图,里面全是自己设计出来的人物的Q版,不同游戏甚至是影视中出现的形象,不同的画风聚集在了一起,他时灰姑娘里的仙女教母,他笔下带来了无数奇迹。


  我很爱惜自己,如今我爱着自己,这比以往都要好。


  他打出这行字将图片发了出去,当他再次醒来评论区从最初的献膝盖已经变了画风。


  谢谢你给我们带来的世界。


  他笑着关闭网页去上班,那个工程已经要完成了。


  




  再一次的圣诞节,他和同事聚会时给赵云发消息。


  “我新交了一个男朋友。”


  他等到赵云回复才笑眯眯的打了一行字。


  “猜猜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对面回了一串省略号。


  “猜猜吧,不过我可以说如果这是真心话,我明天早晨就和他领证然后接着找个教堂举行婚礼。”


  那边没有了回话,诸葛亮放下手机继续喝酒,在同事好奇的目光里他把手指举到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在他回到家的时候才有了回信。


  “那是大冒险呢?“


  大冒险啊……他把脸埋进木头的毛里想了想。


  “让木头亲我一下。”


  




  今年元旦诸葛亮没有去时代广场,终于了却一件心事让他很放松,十一点的时候他带着木头从家里出发。


  州里的教堂旁挂着大大的时钟,人们聚集在广场上一起倒数,诸葛亮并没有靠近人群,他拉着木头坐在人群外的长椅上,指针转向12点,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烟花在天空炸开,没有纽约的跨年那么让人震撼却也足够让人感动,诸葛亮笑着看着夜空中的烟花,他突然低下头在手机上打字。


  “新年快乐。”


  之后一切都该结束了,过往都要放下,新的一年便是全新的一切。


  




  新年还在假期之中,诸葛亮难得的选择度假而不是工作,今早他画了几张同人堆到网上收获一堆小心心,然后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微博上的草已经高的看不见人了,过几天宣传的时候顺便拔拔草吧,他这么想着带木头在社区里转了转,然后自己出门去超市。


  当他抱着纸袋被人拦下的时候他有些茫然。


  “Excuse me,sir.那边有人找你。”


  他循着那人指的方向找了过去,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他正背对着他在跟别人交谈,那个人似乎也看到了他,他指向他的方向,然后那人转过身。


  我该离开的,诸葛亮想,我该转身走的,他死死地站在原地再无其他动作。


  那个人向他冲了过来,直到被他抱到怀里诸葛亮仍然无法有其他动作。


  世上怎么有那么傻的人啊,他鼻子发酸,松开拿着袋子的手回抱了他。


  二十四个时区,地图上的二十四分之一并不算大,可真实的世界里它甚至包括了数个国家,不知多少个地区,渺茫却也不可否认的希望。


  




  一个月后由卧龙带头开发的一款游戏《世界荒芜》正式上市,里面百分之八十的场景和CG都是由卧龙一个人完成,游戏由第一视角展开,讲诉了一场灾难过去世界已然荒芜,主人公在为生存四处奔波历险的时候遇到了一位音乐家。


  远处传来乐声,翻过残垣断壁,他看到在倒塌的房子上,废墟之上身穿白色礼服的那人在忘情的演奏着小提琴,他的脚边静静地绽开了一朵卡萨布兰卡。


  小提琴家在游戏中共演奏了七次,玩家深深沉迷于音乐之中,迷人同时充满着魅力的男人,在这荒芜的世界卡萨布兰卡是唯一的色彩,在游戏的标题logo上也已一朵卡萨布兰卡为背景。


  玩家甚至不好将这款游戏分到冒险解谜还是音游里面,诚然它并不是多数音乐游戏的玩法,但精彩绝伦的音乐却已经足够让人沉沦。


  在登入游戏界面时,各个公司和游戏工作室的logo闪过,最后进入游戏前是一个句话,黑底白字。


  纵使世界荒芜,我愿做你一人的信徒










卡萨布兰卡是悲剧之花,但同样也代表了幸福。


七支卡萨布兰卡代表负担不起的爱


八支卡萨布兰卡代表永不磨灭的爱情


最后那句应该是出自独木舟的“就算世界荒芜,总有一人,他会是你的信徒”


这周事情有点多,一直晚上才有空写,520的文根本没来得及,幸好还有521,是生日贺文同时也是521贺文


谢谢食用




发现少写了一部分,最后那里赵云根据诸葛亮给他发新年快乐的时间推算出了诸葛亮在哪个时区然后去找,他已经找了好几天了,拿着手机上的照片满大街问,还有就是诸葛亮发现赵云手上戴着一枚戒指,是他之前设计的那款,本来结局应该是赵云给亮亮戴上戒指……然后我写的时候忘了,加进去就要改不少,有点懒了,你们自己脑补吧qwq



刚入了拼豆坑,自己瞎画了个图纸,今天收到豆子就马上拼了个亮亮。中途翻了好几次车,终于拼完了,超开心!!!